返回首页 | 设为首页 | 联系方式 | 繁体中文  
中国企业如何在专利密集型行业中突围——从中国稀土企业举报日立金属垄断说起
 
首席律师 崔军
咨询:
0755-26907941
热线:
18938935624
当前位置: 深圳专利申请网 > 新闻中心
中国企业如何在专利密集型行业中突围——从中国稀土企业举报日立金属垄断说起
知识产权网 新闻来源:admin 发布时间:2015/11/18 11:38:02

  自2014年7月中旬开始,媒体广泛报道部分中国稀土企业准备联手和日立金属打官司,在国内举报日立金属垄断行为。

  在反垄断调查大行其道的今天,公众往往以为这又是一起重大反垄断调查的舆论准备。其实,稀土企业反垄断的背后解决的却是知识产权问题,具体而言,就是在美国市场因被指控专利侵权而无法销售的问题。

  这就不得不从中国稀土行业遭遇的美国337调查说起。

  一、背景--中国稀土行业屡遭美国337调查

  2012年8月17日,日立金属公司及其关联公司日立金属北卡罗来纳州公司(合称“日立金属”)向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ITC)提起有关烧结稀土磁体的337调查申请,内容涉及烧结稀土磁体、其生产方法以及包含该产品的产品,被告包括烟台正海磁性材料股份有限公司、宁波金鸡强磁材料有限公司、安徽大地熊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及其下游经销商和客户在内的29家公司(337-TA-855)。2013年6月20日,ITC发布公告,确认日立与前述三家中国企业因达成和解协议而终止调查。据称,这三家企业与日立金属达成和解的条件是同意支付专利许可费用。2013年7月,该案以原告和剩余的三家被告[3]达成和解协议并撤诉而告终。

  其实,这不是中国稀土企业第一次遭遇337调查。早在1998年,北京京马永磁材料厂和新环技术开发公司就被美国麦格昆磁公司和日本住友特殊金属公司起诉侵权(337-TA-413),该案中,两家中国企业被缺席判决,并且该案最终颁布了普遍排除令。

  在更早的1996年,美国熔炉斯伯公司将包括北京三环新材料高技术公司,宁波科宁达工业有限公司在内的8家公司诉至ITC(337-TA-372),两家中国企业在该案中以同意令结案。

  由于前前后后的美国337调查案件,部分应诉企业因为和解在某种程度上获得了继续出口的机会,但其他企业因为普遍排除令的存在,而无法进入美国市场。

  二、困境--稀土资源大国与知识产权短板

  众所周知的是,中国是稀土资源大国和稀土出口大国。但在稀土产业的基础专利上,我国企业却存在知识产权的短板。据中国稀土协会一份报告显示,截至2011年6月,在矿山开采方面,世界稀土矿山开采类专利有10293项,中国仅拥有24项,占比不到0.3%;在冶炼分离方面,世界稀土冶炼技术类专利有2833项,中国63项,仅占2.2%;世界稀土分离技术类专利有911项,中国21项,占2.3%。其中,“日本在稀土永磁材料、稀土发光材料、稀土晶体材料、稀土功能陶瓷、稀土储氢材料和稀土尾气净化催化材料等6个领域的申请量均居首位。”

  337-TA-855案中涉及的钕铁硼磁铁是稀土的重要应用领域。烧结钕铁硼永磁材料具有优异的磁性能,被广泛应用于电子、电力机械、医疗器械、玩具、包装、五金机械、航天航空等多个领域。可以想见其市场之大。而前述提到的337调查案件的原告日立金属在全球范围内共拥有600多项钕铁硼相关专利,并且有着很好的海外布局。据统计,日立金属约有15%的相关专利在美国申请保护,约有11%的专利同时在中国和美国申请保护。资料显示,我国200余家钕铁硼生产企业中,仅有8家企业获得日立金属的专利许可。

  可以说,以日立金属为代表的外国稀土行业大公司的专利成为悬在中国众多稀土企业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在市场开拓上不得不小心翼翼。例如,成都银河磁体股份有限公司在创业板上市时,其在一份补充法律意见书中专门提到专利侵权诉讼风险及应对措施,“目前MQ磁粉尚存在未逾专利保护期的专利项目。目前,非MQ磁粉产品进入原专利保护区存在法律障碍。”


  三、专利密集型行业突围--意见和建议

  总之,稀土行业是一个专利密集型行业,最重要的基础专利目前被日本和欧美等国企业把持,中国稀土行业要突围这些专利布局难度不小。

  目前专利密集的产业比比皆是。例如,与稀土行业类似,中国企业在专利密集的LED行业也面临类似的困境,即LED的核心基础专利为飞利浦、LG以及欧司朗等跨国公司掌握。

  对于这些产业和企业而言,突破专利重围,就应急措施而言,我们建议:

  (一)主动介入337调查

  在中国企业被诉的三起有关稀土的337调查案中,原告都申请了颁布普遍排除令。普遍排除令是337调查特有的一种救济方式,即裁定所有涉案产品将不问来源地被排除在美国市场之外,对生产、销售涉案产品但没有被明确列为被告的企业也同样有约束力。

我国是稀土产品出口大国,如果颁布普遍排除令,对我国稀土行业涉案产品出口美国的业务都会有不利影响,即使绝大部分稀土企业没有在案中被明确列为被告。

  对于没有被明确列为被告的企业来说,未经参加案件调查程序,即被普遍排除令排除在美国市场之外,未免有失程序正义。但是,根据337调查的规则,如果第三方(如消费者、进口商、相关产品的制造商)认为337调查的结果将对其造成重大的影响,则可以向ITC提交动议要求主动加入该调查。

  第三方介入案件的典型案例如三氯蔗糖案(337-TA-604)。该案中,原告英国泰莱公司申请了普遍排除令,捷康公司没有被明确列为被告,却主动申请参与该337调查案,最终被ITC认定不侵权,从而换来了美国市场的通行证。作为最早代理中国企业应诉的律师之一,根据十年的亲身经历,除了捷康,我们基本没有看到这种主动应诉的企业。未列名的中国企业大多唯恐躲之不及,何谈主动介入美国337调查。殊不知这正是原告的诉讼策略,利用中国企业不愿意沾惹跨国官司的心理,只将部分涉嫌使用其专利技术的企业列为被告,而利用普遍排除令将相关产业的企业一网打尽。

  这些拥有基础专利的跨国公司另一诉讼策略是将大量的下游产品厂商(中国企业的客户)列为被告,即使案件最终和解没有颁布普遍排除令,也警告了那些正在以及计划向中国企业购买相关产品的美国企业,从中国企业客户那边施压,倒逼没有获得专利许可的中国企业无法对美出口。

  我们注意到,在三起有关稀土的337调查案件中,尽管原告都申请了普遍排除令,但没有中国稀土企业主动介入案件,在其他专利密集型行业如LED行业也存在类似的情况。

  我们建议,如果中国企业以后遇到类似的情况,如有应诉能力,应该考虑主动介入案件,抓住机会抗辩,争取获得不侵权认定,甚至是无效掉对方的专利,至少通过和解获得产品继续出口的机会。这种情况下,中国企业可以根据实际情况,攻击对方某些专利无效或不可实施。在337调查案件中,也有不少专利无效或者不可实施抗辩成功的先例。例如,在我们代理的赖氨酸案(337-TA-571)中,ITC的初裁、终裁以及联邦巡回上诉法院都认定涉案的相关专利无效或不可实施,裁决国内企业大成生化集团有限公司等并未违反337条款。作为一个有效的策略,实践中很多被告向ITC提出申请要求ITC就专利的有效性作出简易裁决。对于中国的被告来说,为了尽早从诉讼中解脱出来和节省大笔诉讼费用,可以在调查启动后尽快在律师的帮助下分析提起简易裁决申请的可能性,如有可能,则要求ITC作出简易裁决的方式快速结案。此外,国内企业还可以通过主动介入程序将其规避设计的产品纳入到337调查中,确保规避设计的产品能够获得ITC的认可,从而确保美国市场的稳定性和连续性。

  如果没能介入337调查程序,或者337调查程序已经结束,受到相关专利限制的企业也可以根据专利的具体情况考虑向美国专利商标局主动提起专利无效程序,消除相关专利造成的障碍和法律风险。

  (二)在国内申请反垄断调查

  华为应对InterDigital的成功案例为国内企业应对337调查提供了新的思路。InterDigital曾两次将华为诉至ITC,其间,华为在ITC积极应诉,同时在深圳提起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纠纷以及标准必要专利使用费纠纷两起案件,并且向发改委举报InterDigital对华为等通信设备制造企业收取歧视性高价的专利许可费用。华为在中美两国法律程序连连获胜之后,取得了和InterDigital进行谈判的有利筹码,维护了其商业利益。

  随着中国反垄断立法及执法实践的不断完善,在未来,中国企业在面临外国公司的知识产权围截时,在提起反垄断调查方面将有更加可执行的制度支持。例如,2014年6月,国家工商总局颁布了《工商行政管理机关禁止滥用知识产权排除、限制竞争行为的规定(征求意见稿)》,其中规定了多种利用知识产权实施垄断的情况,例如:

  第六条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经营者不得在行使知识产权的过程中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排除、限制竞争。

  第七条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经营者没有正当理由,不得在其知识产权构成生产经营活动必需设施的情况下,拒绝许可其他经营者以合理条件使用该知识产权。

  第十一条 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经营者没有正当理由,不得在行使知识产权的过程中,对条件相同的交易相对人实行差别待遇。

  因此,在目前中国版337调查尚未建成的实际情况下,中国企业可以考虑充分利用我国的反垄断法作为反制工具,在国内提起反垄断调查申请或者提起反垄断民事诉讼,实现反客为主,增加与对方和解谈判的筹码,以尽早顺利解决337调查等知识产权争议。对此,我们另有文章《华为与InterDigital纠纷案--应对337调查案的新思路》详细阐述。

  以上为危机处理方式,类似激素药,对付埃博拉类似病毒不得不用,但不可长期服用。长期来看,中国企业还是要走自主研发,创自有知识产权之路,在知识产权密集产业做规避设计,绕开已有的专利布局。同时,研发的重点可以是获得外围专利,增加与基础专利进行交叉许可的筹码等等。解决专利的问题说到底还是得以技术进步为基础。

  对于专利密集型产业,专利之痛,诚在此时,无论是主动应诉还是采取反垄断等其他种种应对措施,均是良药苦口。自主创新,敢向虎山行,更是代价不菲。但是,在中国经济转型的大背景下,忍痛前行已是新常态,否则产业无以升级,发展无以持续。


 

【声明】

  本网站发表的文章包括原创信息、转载信息和会员投稿,如您认为上述内容涉及个人、企业隐私或涉及著作权,要求修改

或删除的,请发邮件至: mengli@dejinsz.com,我们将在一个工作日内和您联系妥
善处理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上一篇:诉讼禁令:维权的“中程武器”

下一篇:创意积木玩具的版权该如何保护?

 

 

 

首页 |知识产权贯标| 辩护律师| 资深律师资料 | 律师案例 | 专利诉讼案件 | 深圳专利申请 | 深圳商标申请|深圳商标咨询 | 深圳专利咨询 | 深圳商标注册| 深圳商标打假律师 | 深圳外观专利律师| 深圳企业法律顾问律师 |申请国家高新技术企业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深圳知识产权咨询首选德锦 提供:商标申请/诉讼,专利申请/诉讼,商标转让,国际商标专利申请,欧盟商标专利注册,商业秘密保护/维权投诉等
地址:广东省深圳市南山科技园高新南环路29号留学生创业大厦1307 电 话:0755-26907941
Copyright 2013-2016 德锦知识产权保护网 版权所有 深圳市德锦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  
粤ICP备18129179号-2